她仿佛得到了新生一般

日期:2020-06-04/ 分类:企业动态

无名并未觉得自己身畔佳人被人如此盯视有什么不对,只是觉得自己有些倒霉,怎的找了一个傻子问路?转头又对旁边的一个大娘道:“你知道郎中在哪里吗?”这大娘愣了一下,随即下意识的指了指西面道:“往西走过两条街路北便是药铺,里面有坐堂的郎中。”无名拉着白魅转身便走,走出两步突然记起师父至真老祖曾说过得到别人的帮助应对人道谢,或许他现在心情不错,又返回头来对那大娘道了声谢,完成了他人生的又一个第一次。循着那大娘所说的路,两人找到那间药铺。进了药铺,无名根本就不晓得药铺的规矩,当年虽然同太叔公学医,太叔公总不可能无聊到教他如何到药铺求医买药吧。因此无名一进药铺便开始犯傻,药铺中的十来个人他也分不清哪个才是郎中,还以为都是郎中,随手拉过一个等着瞧病的中年汉子便道:“我兄弟病了,立刻随我去与他医病。”那中年汉子生得瘦小干枯,一张蜡黄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一看便知病得不轻。无名的力气有多大?那汉子斤两又轻,被无名这随手一拉,登时站不稳身形,两脚离地,被无名提在了手上。这汉子惊叫道:“放……放手!我……我自己还要找人看病,如何去给你兄弟医病?”无名瞪着一双大眼道:“你不是郎中吗?”那汉子也毫不示弱的瞪着小眼道:“你看我象郎中吗?”无名仔细打量一番那汉子的脸,心里不得不承认,这人确实不象郎中,手上一松,将那倒霉的人放开,又将目光射向堂内的其余人。这一幕落于白魅的眼中,在这个自有记忆以来便从未在人群中生活过的可怜女子眼中一切都是那么新鲜。在无名的身边,她仿佛得到了新生一般,往日无时无刻皆萦绕在心中的杀念早已没了踪影,此时她竟自心底生出一股模仿无名的冲动。从不知犹豫为何物的白魅立刻将想法付诸为行动,劈手便将旁边一个等着瞧病的小娘子提了起来。那小娘子没一点防备之下突遭如此袭击,依着女子的本能,“啊”的一声尖叫起来,原本安静的药铺突然间好似炸了锅一般热闹起来。白魅毫不知晓自己做了一件多么愚蠢好笑的事情,兀自学着无名,偏偏她似是还不会说话,只是瞪着一对空洞的美丽大眼,恶狠狠的盯着那受惊过度,仿佛马上就要晕倒的倒霉小娘子。药铺中所有的人,不管是郎中、学徒还是前来求诊的病患,听到如此凄厉的尖叫之声,皆忍不住转头去看,眼中所见的便是这样一副怪异的画面,一个美得好似天仙一般的白衣女子却以一副流氓地痞的架势提着一名姿色平常的小娘子的脖领子。谁都没弄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无名也挺纳闷,握着玉手的大手用力握了握,见白魅转头看他,便挑了挑眉毛,那意思是在问怎么了。可惜白魅不是程怀宝,没有与他眉目传情的默契,反而学着他的模样也挑了挑秀眉,虽然眼眸中依然看不到一点生气,但这俏皮的动作却使得她那张美似天仙般的脸蛋突然之间生动起来,仿佛一尊原本没有生命的玉雕突然活了过来似的。看着她那俏皮的模样,没有来由,无名突然生出一股想要大笑的冲动,他也是有想法便立刻付诸实行的人,有生以来头一次,无名笑了出来,而且是大笑,前仰后合的那种大笑。药铺中的人全被这怪异的男女弄得糊涂了,那白衣女子的行为已经够奇怪的了,这个小道士就要加个更字了,怎么突然之间便如此大笑起来,莫非他俩精神方面有些问题不成?看着无名那开心无比的模样,白魅自心头蹿起一股陌生又莫名的情绪,只觉得仿佛整个人从上到下的每一个毛孔都是那么的舒畅,她自己却还不晓得这种情绪便是快乐。终于,药铺的主人,那个须发皆白的老郎中回过神来,走上前去道:“不知这位姑娘因何大动干戈,可否先将人放了,有话好好说。”对老郎中的话,白魅仿佛没有听见一般,一对美目始终投注在无名的身上。无名抱着肚皮,强忍着笑,对白魅道:“若她没得罪你,你便放了她吧。”白魅并不知晓何谓得罪,但无名后面那句她倒是听懂了,不自觉便照着无名的话做了,玉指一松,那可怜的小娘子身子一泄,软倒在地。老郎中心中松了口气,他也曾见过世面,加之人老成精,早已看出这两个年轻男女皆非常人,自然不敢怠慢,客气地问道:“不知两位到我这碧草堂有何贵干?”无名道:“我兄弟病了,我找郎中为他医病。”老郎中闻言道:“老朽便是郎中,只是这里……”他本想说这里还有很多病人待医,结果举目四望,原本那六七个病患竟在短短两句话的工夫已没了踪影,想是畏惧这两个人的缘故。见到这等情形,老郎中心中苦笑一下,才又道:“既如此, 炸金花游戏老朽便随你们去一趟吧。”无名旁若无人般牵着白魅的手儿在前引路, 好玩的炸金花棋牌游戏领着老郎中来到魔门为白魅准备的宅院中。为程怀宝把过脉, 炸金花棋牌游戏老郎中开了一副驱寒散热的方子, 澳门网上开户网址回到药铺煎了两副药,这时才知道无名身上一文钱都没有,无奈之下只得自叹倒霉,白送了给他。程怀宝喝下汤药,沉沉睡去。老郎中的医术确实值得自夸,药力行开,程怀宝出了一身透汗,病势立时便有了起色。晚上,程怀宝兀自沉睡中。无名拉着白魅的小手似是成了习惯,半天时间里竟然都没放开。天早已全黑了下来,房内没有灯火,但两人皆是眼力超凡,借着窗棂透进来的蒙蒙月光,仍能将对方看得仔细。无名与白魅在黑暗中痴痴的对望,彼此都沉陷在对方的眼眸中不能自拔。无名突然自心底生出一股冲动,一股触摸的冲动。他抬起手来,缓缓伸向白魅那白得没有一丝血色的绝美面庞。白魅没有躲闪,她心中没有一丝寻常女子的娇羞矜持,这一点上倒与无名相似,自幼便在与世隔绝甚至可说是地狱般残酷的环境中长大,心里没有一点世俗的东西。终于,无名粗糙厚重的大手已碰触到白魅细致滑嫩的脸蛋,同她的手一样,无名只觉得自己手下一片冰凉,仿佛她是没有体温的。无名心中充满了陌生的爱怜之情,不自觉喃喃道:“不管你是人还是妖,我都喜欢你。”白魅空洞的眸中泛起阵阵涟漪,她知道喜欢这两个字是什么意思,却从没想到过竟会有人对着自己说出这两个字,何况说出这两个字的人又是他。一向如古井无波般的心湖此时却有些乱了,被一股淡淡的暖风吹起阵阵涟漪,又似一阵暖流流过心田,脑中一片空白,甚至忘记了自己其实不会说话,樱唇微张,结结巴巴道:“我……我……”声音清脆,很是动听。无名也再保持不住那张没有表情的脸,此时的他脸上有紧张更有欣喜,甚至连呼吸都有些急促道:“你想说什么?你别着急,慢慢说。”白魅秀眉微蹙,在无名满是鼓励的眼神下,努力的说道:“我……我……喜……”此时的她仿佛活了一般,绝美的玉面之上多了许多生动的表情与颜色。就在这温馨旖旎的一刻,突变发生。一个怪异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这声音无名从未听到过,企业动态也无法形容那到底是什么样的声音,仿佛不是耳朵听到的,而是脑袋直接感受到一般。白魅的脸突然变得无一丝表情,便仿佛在树林中第一次遇到时一样,身上充满了诡异的味道,仿佛突然从人变身成了妖。无名大惊,叫道:“你怎的了?”白魅并未答他,眼中戾芒一闪,猛然出掌轰向无名胸膛。无名既没挡也没闪,就那么生生受了白魅摧经焚脉,中者必死的一掌。虽有紫极元胎可以吸收那一掌中绝大部分的劲气,无名仍在那掌力及体的瞬间,被那股巨力震伤了内腹,一道血丝顺着唇角缓缓流下。无名却毫不在意,左手始终紧紧握住白魅的右手,两只眼睛静静的与白魅那双充满戾气与杀气的眼眸对视。在无名深情地注视下,白魅好似终于认出了无名,目光触及无名嘴角的血痕,眉头登时紧紧皱起,樱唇微动,似是想说什么。然而就在此时,那个古怪的声音突然拔高了一个声调,发出这个声音的人似是已有些不耐了。白魅的娇躯明显抖动了一下,右手使力挣扎,似要挣脱无名的掌握。无名怎肯任她便这么走了,想也不想整个人合身扑上,将白魅那动人至极的娇躯死死抱住。本应春意盎然的一对男女,此时表现的却剑拔弩张,有若摔跤。无名的力气有多大?便是一头熊也休想挣脱开他的怀抱。可惜,此时他抱着的不是熊,是远比熊要可怕一百倍的白魅。在那声音的操控之下,白魅似已彻底失去了神志,仿佛把无名当作了死敌一般,在他怀中拼命挣扎,又抓又咬。终于,光挨打不肯还手的无名被白魅一个巨大的冲势带的一头撞在了桌角,沉重而结实的红木桌被那股巨力撞得哗啦一声散了架。无名只觉眼前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清晨,当第一缕阳光洒在屋中之时,程怀宝醒了。虽然头还有些昏沉,他却觉得身上已不发烧了,只是肚子很饿,毕竟昨天整整一天没吃东西,前天虽然吃了不少,可拉出来的更多。仰面朝天看着那陌生的房顶,程怀宝渐渐回过神来,用胳膊支起身子,才发现屋中一片狼藉,而自己那木头兄弟无名,此时正无声无息的倒卧在一堆木桌的残骸之中。程怀宝心头一紧,生怕无名已被那女妖害了,不顾浑身上下的绵软无力,勉强从床上爬了起来,略显踉跄的走到无名旁边,蹲下身来,探手摸去,总算松了一口气,无名只是昏过去罢了。无名醒过来时,太阳已升的老高,一睁眼,便看见程怀宝一脸似笑非笑的坏样,两只机灵却有些无神的眼睛不怀好意的盯着自己。无名刚待坐起身来,却被全身上下传来的剧痛弄得身子一阵痉挛,无力的倒了回去。程怀宝不但没一点担心,反而调侃起了无名:“我说兄弟啊,瞧你现在这模样昨晚上莫非遇到女流氓了?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道袍破碎,满身伤痕,啧啧……看来被非礼的不轻哩!咦?这里还有牙印?这里也有?天!那女流氓好热情啊!怎么我程怀宝就没这份福气,我可是等着女流氓的非礼等了快一辈子哩。老天爷真不公平,也未免太过厚此薄彼了。”如果无名现在能动,程怀宝肯定已经被扔飞出去了。可惜他动不了,只得以生平最凶狠的眼神瞪向这混账小子,心中终于明白了为何以前师父至真老祖总是叫嚣着要把这混球大卸八块,他现在心中同样充满了这种冲动。程怀宝被无名看的心头发毛,他不怕任何人,但对无名却顾忌得很,干咳两声道:“咳咳……木头,到底怎么回事?你那位美人……不不,是美人妖怪呢?”被程怀宝的话勾起了回忆,一想到她,无名心中便隐隐作痛,并不是因为她伤了他,而是为了她被人控制这一事实。无名并不傻,早在她听到那怪异声音后突然异常时,他便知道其中的古怪了。想到这里,无名生出一股要将那背后控制她的人撕成碎片的怒气,随着心头的暴怒,一股有若实质的杀气弥漫而出。程怀宝只觉得周围的空气仿佛突然变冷了,忍不住打了两个寒颤道:“木头,你这是做什么,我不过开两句玩笑罢了,也用不着弄得好似杀父仇人一般吧?”无名回过神来,口气生硬道:“我想杀一个人。”程怀宝打个哈哈道:“只要不是小弟我,你杀谁我都帮你。”无名不再说话,只是点了点头,眼神中充满了暴怒的火焰,那个胆敢操纵她的人,他决不会放过。这是无名头一次如此明确的恨上了一个人,这种仇恨的感觉令他仿佛回到了那不堪回首的童年时代。程怀宝看着无名那个样子,心中有些担心,偏偏这兄弟是个闷葫芦,他若不想说,自己便是磨破了嘴皮,也休想撬开他的嘴突然记起了什么,程怀宝把手伸入自己怀中掏摸了起来,没一会儿手攥成拳伸了出来,道:“木头猜猜我手中攥的是什么?”无名的怒气稍敛,不甚感兴趣的瞄了程怀宝一眼,撇撇嘴道:“定是你从观里偷带出来的玉脂万应膏。”程怀宝一脸惊奇,他万万没想到这木头脑袋竟能猜得如此准确,忍不住奇道:“你怎知道?”无名的怒气又弱了几分,心中已做下了决定,仿佛突然想通了似的,回复了平日里的憨厚模样。他一副看白痴的神情道:“下山时我便闻到你怀里有玉脂万应膏的味道。”“嗄?”程怀宝难以置信的摊开了手掌,掌心是个如玉般晶莹剔透的白瓷小药瓶,可不正是玄青观疗伤圣药玉脂万应膏。程怀宝疑惑的将药瓶凑到鼻子前闻了闻,是有一股淡淡的清香,让人闻了好生舒服,可这香气极淡,莫说放在怀中,只怕隔得稍远便闻不到了,不禁摇摇头道:“你这家伙的鼻子只怕比狗还灵。”说着话开始为无名身上的伤处涂药。这坏小子便涂药边啧啧有声,虽没有说出来,但那意思却明显之极,显是因无名这身“特殊”的伤痕想歪了。无名虽心中有气,却也拿这家伙没一点办法。下午,两个面容皆有些憔悴的小道士缓缓走在街头,看他俩脚步虚浮的模样,似是身体皆很虚弱。其中个头稍矮的那个嘴里不停的抱怨着:“娘的,居然有那么不开眼的人,那栋宅子怎的也值五十两银子,小爷十两银子卖都没人要,真他娘的混帐,弄得咱兄弟还是身无分文的穷光蛋。”可不正是程怀宝。

  新浪港股讯,JS环球生活(01691)升7.14%,报7.35元,最高价为7.4元,创上市新高,最低价为6.86元,主动买盘75%;成交27.15万股,涉资193.69万元.以现价计,该股暂连升2日。

原标题:《最终幻想》系列进化史:历经33年从像素风到顶级画面

,,澳门线上赌博游戏